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陈博客

放飞心情

 
 
 

日志

 
 

【转载】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2014-12-12 14:41: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上海市中心最大的“墙篱笆”围墙

  小时候,居住的弄堂里有一些人家用整根细长的竹子,或长长的毛竹片,编扎成篱笆,或做自家院子的围墙,或者作为房屋外墙的“外套”,既结实,又气派,很土豪。

        上海人把这种竹编的围墙或外套,叫做“墙篱笆”。

        在我儿时的心目中,弄堂里,凡有“墙篱笆”的人家,大多是小康、殷实之家。

       那些人家的孩子,温文尔雅——他们的家长一般是不允许自家的孩子同我们这帮家长整日在外劳累、奔波的“小赤佬”一道玩什么“官兵捉强盗”“老鹰抓小鸡”“打弹子”“钉橄榄核”“刮香烟牌子”之类的游戏的……

 慢慢地,我们长大了,走出了弄堂,发现,“墙篱笆”不只是我们的弄堂里有,市中心许多公馆、花园洋房都有“墙篱笆”。长长的,高高的,比我们弄堂里那几家小户人家的更加坚实,更加气派……

        后来,随着城市的变迁,老式里弄不断地被拆迁了,“墙篱笆”也逐渐远离了我们的视线。

        再后来,我们也陆续住进了新工房……

        如今,行走在上海的街头、乡村,偶尔见到有“墙篱笆”的地方,心头总会涌起一股暖意,仿佛有种回到儿时的暖意……

        在我的心中,比起那些水泥的、铁栅栏式的围墙,“墙篱笆”虽不及它们现代、多变,但不像它们那么冰冷,那么傲慢,是有温度,可亲近的。

         可惜的是,“墙篱笆”成了上海这座城市里一道罕见的独特风景线了,成了老上海留下的印记。

 出于喜爱,我常把它收纳到相机里,不时看看,聊慰久远的儿时记忆。

 年长日久,积累多了,把它们整理出来,附上点粗浅的文字,公诸博友,以求共鸣。

 更期望,以此抛砖引玉,欣赏到更多同好拍摄的身边的旧时印记,共同留住我们城市的记忆;留住乡愁,保卫乡愁!


 

注释:

 1.“墙篱笆”:(这里的“墙”读作qīang,音同羌)是我“生造”词语。说它“生造”,是因为在“长期研究上海方言的语言学专家、吴方言研究领域的国际知名学者”钱乃荣等“精心编纂而成的”“可供研究上海风俗民情的学者作为权威的参考书”的《上海话大词典》的“分类目录”“房舍”的中竟找不到相关的词条和注释。在吴方言中,“墙篱笆”是指用竹子、竹片做的篱笆(围墙),北方叫做“竹篱笆”。从前,在上海,一般老洋房,别墅等围墙用“墙篱笆”的不少。从民国以来,“墙篱笆”就是上海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也堪称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

 2.“弄堂”:钱乃荣等定义为“19世纪末在上海租界上大量产生的居民住宅区的一种中西合璧的成排住房中较宽的夹道。……”(见《上海话大词典》)此说似以偏概全。因为即使在旧上海的“弄堂”绝非“租界”才有的,“华界”中的弄堂比比皆是,就如在鄙人所居住的南市老城厢及其周边地区。《现代汉语词典》在解释“弄”时,通俗地注释为:方言名词,即“小巷;胡同;里”;并指出“弄堂”即“巷;弄”。

 3.“小赤佬”:在吴方言中,“小赤佬”通常是骂小孩的称谓,但有时也表示带有亲切之情的昵称,意思类似“小鬼(音同居)头”。钱乃荣等编的《上海话大词典》写作“小出老”。

           高 

                         2014年12月7日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延庆路136号保留着的一段“墙篱笆”围墙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思南路“周公馆”的“墙篱笆”围墙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海上名园“丁香花园”依旧保留着长长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亭路76号 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千年古刹龙华寺中方丈住所和藏经楼的“墙篱笆”围墙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思南路“周公馆”的“墙篱笆”围墙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上海银行”内的“墙篱笆”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田子坊”里旧民居院子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浦东川沙六团张闻天故居 外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上海陕西北路369号 外的”墙篱笆“围墙。这里是宋氏家族旧居,也是1927年蒋介石与宋美龄结婚典礼场所之一。1931年7月,宋母倪太夫人认张学良之妻于凤至为“干女儿”的拜母礼仪也是在这里举行的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思南路“周公馆”(中国共产党代表团驻沪办事处 纪念馆)“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延庆路136号 的围墙多数是铁制的花墙,只保留着这一段“墙篱笆”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浦东川沙六团张闻天故居小院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上海“田子坊”25号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千年古刹龙华寺里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亭路76号 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市中心南阳路上的“墙篱笆” 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张闻天故居外墙上的“墙篱笆外套”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上海陕西北路、北京西路口上海市教委教研室围墙上的半截“墙篱笆”很有装饰性的美观效应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上海陕西北路500号上海市教委教研室、摩西教堂围墙上的半截“墙篱笆”,充满着复古的意味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在上海,像这样装在围墙上的半截“墙篱笆”的主要功能是装饰性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复兴西路99号围墙上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1120弄花园洋房围墙上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上海银行”围墙上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海格园”里不少老洋房的围墙上都有这样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山路“海格园”里的某单位新建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武康路103号围墙上保留着一截装饰性极强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武康路、复兴西路口某单位的“墙篱笆”围墙


上海的“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华亭路84号的围墙上保留着的一段“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复兴西路“志远地产”围墙上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复兴西路199号围墙上的“墙篱笆”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鲁迅公园新开放的湖心岛上“怡园”的“墙篱笆”围墙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墙篱笆”的编制法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扩容版)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墙篱笆”上的沧桑岁月 

老上海的印记:“墙篱笆” - 高原雪峰 - 高原雪峰文史摄影博客

记得小时候我去上学,一路上几乎都是篱笆墙,经常调皮的透过篱笆的缝隙去观望墙内院子里的人家。

不知从哪一年开始,篱笆墙就慢慢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代之以粗糙,冰冷感觉的水泥墙,后来,特别是近几年,又大量出现了欧化的铁艺栏墙,给上海平添了一份时尚气息。

可是,看到陕西路北京路段的这排篱笆墙,感到惊喜,亲切和温馨,这在上海已经是难得一见了。

时代在发展,如果还是以前那样到处是篱笆墙,当然太过时,可是,至少每个区能保留一点多好!

 

话说回来,逝去的已经逝去,再重新搭建起来已经没有必要,只希望,有关市政设计师们高抬贵手,千万别以有碍市容,或者其他有利可图的理由,把这里给拆了。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上海已难得一见的篱笆墙 - 随行所遇 - 上海,上海!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